立即注册 登录
绿野自助户外活动网站 返回首页

Puniques的个人空间 https://old.lvye.net/?13135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血色山谷

已有 301 次阅读2007-3-30 07:42 |个人分类:private

辽远的天际,不羁的苍鹰在自由地飞翔。几只机警的旱獭,在稀稀疏疏的荒草间灵动地跳跃着。八月的高原飞雪,瞬间把巍峨的葱岭漂成一片洁白。南下巴基斯坦的公路变得越发泥泞,翻浆的路面和无处不在的碎石,让车中的我被颠簸得苦不堪言。在海拔五千米的地方,云雾很自然地匍匐在地面上,而它间或露出的一道缝隙,却能使人领略到俊朗的帕米尔雪峰带来的那一瞥惊鸿。 这里是帕米尔高原与克什米尔交界的地方。东亚、中亚和南亚三种文明,在历史上就曾经在这里激烈地碰撞,迸发出无数的火花。高仙芝的西域联军曾经从这里向西,成吉思汗的蒙古铁骑曾经从这里向南,帖木尔的突厥弯刀曾经从这里向东,一支支伟大的军队,在这片群山中战斗着,杀戮着,也死亡着。无归的勇士,终于用宿命的鲜血冲刷出一条通路――塔吉克人把它叫做红其拉甫,意思是血色的山谷。 整个边境十公里纵深,都是边防军的驻地,半山腰时隐时现的碉堡、荷枪实弹的边防军,无不提醒着我这里的特殊。像对待每一位来客一样,一个稚气未脱的十九岁小战士,很仔细地检查着我的工作证、身份证和介绍信,郑重地警告我未经允许绝对不能拍照,然后严肃地端起枪坐在了车子的后座上――没有军人的许可和陪同,红其拉甫是所有人的禁区。 这里是中国、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四国交界的地方。尽管悠闲的巴基斯坦士兵经常会在无聊的夜晚挤到中国军人的哨所里收看卫星电视,尽管中国方面会时不时地向塔吉克士兵送去一卡车自种的蔬菜帮助他们改善伙食,毫无疑问地,这里依然是我国最危险的边境地区。东突分子的训练营就藏在远处兴都库什的余脉之中,帕米尔也就成为他们游击战争的天然练兵场。就在几个星期之前,一批恐怖分子把麻醉药投放到塔吉克哨所中,轻而易举地缴了边防军的械,从而迫使中国封锁边界如临大敌。在这里服役的军人,几乎都参加过大大小小针对东突的战斗,目睹着亲密战友的倒下,忍受着维族对军属的血腥复仇,也经历着对恐怖分子的残酷剿杀。这里就是前线,你死我活的前线。十几年前,当巴仁乡暴动的维族青壮年逃到这里的时候,边防军和武警在这里整整围剿了一个月――没有抓到一个俘虏;而同样在这附近偏僻的农村里,屠戮汉人的灭门案也时有发生。在资源相对紧缺,民族比例悬殊、信奉伊斯兰教者占压倒优势的南疆,脆弱的平衡总是轻易地被恐惧和疯狂所打破。 奉命保护并监视我们的小战士来自广东,他友好地谢绝了我们递上的香烟,指点着我可以拍摄的方向,还善意地招呼正在中巴界碑处游荡的那位留着小胡子的巴基斯坦大兵一起合影。 “这里很危险吗?”我试探地问着。 “当然。”他言简意赅地回答。 “是因为野兽?” 他点点头:“去年冬天,有个战士晚上从哨位上回到营房,突然发现有个黑影正趴在厨房的后门上,他掏出钥匙要去帮忙开门,走到近处才发现原来是只熊瞎子……” 他轻描淡写地说着这惊悚的一幕,仿佛在随意地聊着家常。打开话匣子之后,男孩又开心地炫耀起和东突过招的经历:“我们从三面包抄上去,他们早把武器丢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排长让我们班赤手空拳地上,平时练习格斗,都是跟战友打,下不了手。这下弟兄们可算找到对手了,对方也反应过来了,红着眼睛嗷嗷叫着扑上来。我们上去就是一个过肩摔……” 不知不觉,雪停了下来。在这个夏日的正午,积雪会很快融化,汇成一股股激流,继续汹涌地荡涤着这血色的山谷。 (欢迎到我的BLOG上做客,那里可以放照片,呵呵) http://puniques.spaces.live.com/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三脚猫 2007-3-30 10:43
:-) 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多多展示~
回复 纸鸢 2007-3-30 11:17
:-) 你的经历可真丰富 我也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继续吧
回复 透明驴 2007-3-30 12:41
真好看.写的非常好.有阅历才可能有故事啊.
回复 流金的岁月 2007-3-30 14:43
我认为你的文章最好之处就在于笔墨精炼 8-) 很适合我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